美中谈休兵 乐观中有隐忧

美中谈休兵 乐观中有隐忧
来历:台湾《经济日报》 作者:梁国源 据报载,美国商务部长罗斯对与我国于本月内达到首阶段交易协议表明达观,又说很快会发布获豁免的美国企业名单,可继续与我国华为经商。但这些说法藏有 来历:台湾《经济日报》作者:梁国源据报载,美国商务部长罗斯对与我国于本月内达到首阶段交易协议表明达观,又说很快会发布获豁免的美国企业名单,可继续与我国华为经商。但这些说法藏有不少但书,如对华为的豁免仍属暂时许可证,且着重受豁免产品须以不影响国安为条件,使交易战在达观中仍带隐忧。事实上,有别于美国道琼工业指数、MSCI新式商场指数在总统特朗普宣告美中达到第一阶段协议的第一时间以大涨回应、我国上证指数也在周末假日后的首日克复3,000点大关,离岸人民币盘中价亦一度大涨逾300个基点等商场达观气氛,世界媒体及言论却对此一发展相对保存。由于美中交易战的核心问题,仍是美国以为两边存在“不公平交易”,其成因源于我国体系所形成的“结构性问题”,包含我国对国有企业很多补助、迫使跨国公司进行技能搬运、不尊重智财权…等。正因如此,本年2月美国首席谈判代表莱特希泽即表明,美中交易谈判需求“结构上的改动”,美国不会承受一个“不全面协议”。至于最新达到的第一阶段协议是否契合“结构上的改动”?外表看来,美中两边都有友善回应,但该协议仍未经白纸黑字签署,且对要害的结构性问题要怎么推展也极不清晰。尤其是我国透过政府大额补助企业进行不公平竞赛及美国企业被逼技能搬运等结构性问题,将延后到第二阶段处理;对非农产品类的交易也未进一步洽谈;金融业敞开的协议虽完结,却缺少细节,均显现这是一份“缺少全面协议”。既然如此,为何美中两边乐意第三度休战?对特朗普而言,交易战僵局连累美国经济生长将晦气其连任之路,且跟着联准会接续降息,特朗普难再将经济放缓全然归咎于联准会。再加上我国削减美国农产品进口,伤及特朗普票仓、防止交易战促升物价,累及美国年终节庆消费,乃至于急迫把论题从弹劾案和乌克兰事情搬运等经济与政治考量皆是。对我国来说,除了香港反修例事情继续延烧外,尚有经济生长率不如预期、失业率升高、猪瘟疫情助涨CPI等问题,而美国相对廉价的猪肉及农产品正好可舒缓物价飙升的当务之急,协助北京当局当令安稳经济和政治层面上的过度动乱。也就是说,所谓的第一阶段协议是在两国都饱尝国内经济与政治压力之际达到的,且后续第二、第三…阶段要谈的技能搬运、工业补助等结构性变革,才是真实扎手。难怪IMF我国研讨中心主任普拉萨德(E. Prasad)以为,“即使该协议将暂停关税加征,但关于处理两国冲突的根本原因没有多大效果。”回忆交易战开打以来,美中曾有过两次休战,一是上一年12月在阿根廷布宜诺斯艾利斯,二是本年6月在日本大阪。但前者仅继续了五个月,后者更只要短短一个月。虽然本次协议会对某些国家或职业的短期压力有所舒缓,但仍不能改变两大强权在经济与政治上争锋的趋势。况且本次协议亦未触及曩昔16个月两边相互加征的关税,代表世界出产链的改变将继续发展下去。因而,高交易依存度的国家与全球性布局的投资人,均不能不提前做好预备。(作者是元大宝华归纳经济研讨院董事长、国立清华大学科管学院荣誉教授)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